1本日記

黑色王子与拾破烂的小熊

我被世间赋予“妈妈”二字的神秘与伟大,是我所有爱的源头,是广阔而轻盈,是世界最闪闪亮亮也最质朴。它灰蒙蒙的在那里,却让我知道我完整的拥有着它,它也曾完整的拥有我,我也从不是孤身一人。
但我却不能轻易喊出“妈妈”二字,你知道的,妈妈是可以神圣地包容着我也可以是世俗繁琐的。

秘密<预告>

-
“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易烊千玺倚靠在床边,赤裸的小腿贴在冰凉的地板上,轻轻舔舐着手腕上的血液,温热的唾液使被刀划过的伤口传出了细微的疼痛。
手腕的疼痛突然像电流一样穿过手臂抵达了心脏,迫使他蜷缩成一团,传来了模糊的呜咽声。

阳光从厚重的窗帘间隙悄悄溜了进来,照耀着在空中飞舞的尘埃,尘埃缓缓落下,轻轻地停在少年的旁边。
“叮咚”
有消息进来了
“叮咚”
“叮咚”
“叮咚”…
王源的妈妈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便推开门进来。
一边抱怨着满地凌乱的漫画书和衣服,一边又把它们一件一件拾起来规整干净,然后径直地走向窗边“刷”地一下拉开了窗帘。
阳光争相涌入这个拥挤的房间,尘埃又重新飞舞了起来,这次,久久未能停歇。
“嗯~”
王源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闭着眼摸过了不停响着提示音的手机,刚想打开就被母亲一把夺了过去。
“刚起床就看手机,你眼睛还要不要啦?赶紧起床洗脸,吃完饭去学校。”说着看了一眼手机后顺手关了机放到了书桌上“你还有半个小时,快点。”
“哎呀…还有半个小时…哎!你别!我起!”本来还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紧紧地捂着下半身的被子。

在到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的校园生活下面,是一个又一个暗黑色血液堆砌出来的虚幻假象。在未成年的保护伞下,是恶意的无限放大。
王源刚踏进学校第一步就被一早就等在门口的刘志宏迎了上来搂住肩膀说
“你怎么才来?我给你发那么多消息你收到没有。”
王源一把把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拿了下来,然后撇了他一眼回答“没啊,怎么了?”
“我搭一下怎么了,还是不是兄弟了”刘志宏不满的抱怨“哎,算了,易烊千玺自杀了你知道了吗?”
王源脚步顿了顿“现在知道了,他自杀你大惊小怪干什么,怎么死的?”
“据说是割腕”
“啧,连死都死的跟个娘们似的。”
“但好像又被连夜抢救回来了。”

追光者


“王俊凯,这次的嘉宾还有易烊千玺,可以吗?”助理看着嘉宾名单有些担忧的抬头问。
“可以,有什么不可以。”满不在乎的语气,嘴角却连一个讽刺的弧度都抬不起来。

易烊千玺在公司的练习室一遍一遍的修改着自己编的舞蹈,怎么改都不满意。看着外面早已暗下来的夜空,从高楼往下俯瞰的霓虹灯拥挤着,暗暗的想到○○大本营寄来的邀请名单。上面,有他的名字。
易烊千玺坐在地板上往外望着,组合已经解散两年了,面对刚开始各种质疑和猜测都不曾有过回应,只是在粉丝的欢呼声中,一个组合的黯然离场。
他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不去,只有在面对王俊凯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想要逃避。

当闪耀的灯光打在头顶,王俊凯突然有点眩晕,看向身边保持惯性笑容的王源时,恍惚的感觉愈加强烈。最终,在游戏环节,在王俊凯颠倒虚幻的世界里,通过一声闷响,陷入了黑暗。

“我也是。”
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对自己说着,双臂环上了自己的腰。
“…在一起吧。”
熟悉的声音顿了顿,好似鼓足了勇气。
“等等!”
“好”王俊凯笑着说。
“等等!”突如其來的声音像是往回忆里丢了一个石块,激起的波纹一圈一圈将其打破。

王俊凯慢慢睁开眼睛,却又陷入另一种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灯,昏黄的灯光使房间蒙上了淡淡的光亮。
王俊凯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三点半。首推的新闻是他录节目低血糖昏倒的信息,旁边是王源和助理的叮嘱短信。
还有…王俊凯心里掠过一丝欣喜和不屑。
“嘁,现在又来装好人。”低声的抱怨着翻了个白眼就把手机放下了。
坐在床边盯着台灯发呆,却又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点开了信息。

“我看新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嗯…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有空我们见一面吧。”

王俊凯眼睛里的光暗了暗,有些嘲讽地轻声笑了一下。随后便回复道:

“我都行,只是怕耽误了大忙人您的时间。”

粗略地看了一遍就点了发送,然后怔怔地看着文字发呆。

又是这样,说了与本意相反的话。

手机突然发出了一声振动。

易烊千玺看着信息笑了笑,便快速打下了一行字。

“那就现在吧,我去你家。”然后就从便利店推门走向笼罩在黑暗中的建筑物。

易烊千玺这么快就回复了信息,让王俊凯有些始料未及,看了短信的内容之后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腾腾腾的赤脚跑到窗口往下看,微弱的路灯下真的有一个模糊的人形缓慢的朝自己这边走来。

好像梦突然醒了一样,王俊凯努力稳住慌乱的自己,他们有多久没见了呢,好像自解散之后才不过第二次碰面而已。十年果然很难实现,四周年往后就越来越难碰面,集训也无法安宁,终于在六周年演唱会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解散通知。

“咚咚咚”熟悉的敲门声响起,王俊凯站在门前有些犹豫。

“咚咚咚”第二遍有些重。

就在易烊千玺要敲第三遍的时候王俊凯开了门,低声地对说“进来吧。”

易烊千玺愣了愣,客厅没有开灯,只有卧室里的台灯透过门框发出微微光亮,无法看清开门者的表情。

便笑着说“我还以为你没在家。”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住我楼下呢。”

易烊千玺一时语塞,低头摸了摸鼻子说“碰巧路过”

“……”你家半夜三点不睡觉出来散步?“行了,快进来吧。”说罢就转身去开了客厅的落地台灯。

易烊千玺穿着灰色的棉拖鞋自顾地坐在了沙发上问“感觉好些了吗?”

“你不是有事要跟我商量吗”

“嗯…”

“什么事?”


忏悔录

一个男人对着录制器有些许激动的说“如果成功了的话,他将会改变世界。”

黄昏阳光透过小小的窗口和半掩的窗帘撒进有些凌乱的实验室。在一堆器械零件中间坐着一个有些许消瘦的年轻人。
“咳咳,今天,是2017年,7月4日,我叫易烊千玺。我已经研究这个002项目接近四年了,今天,嗯…实验已经抵达了尾声,这就是历史性的一刻,所以我决定记录下来。好了让我们来开启吧。”
有些摇晃的画面转到实验室的中央,一个少年赤身站立在高大的玻璃器皿中,嘴巴里插着传送电源的细细的电管。
随着摄像器的视角越来越逼近,一只纤细的手出现在了画面中,手指摁了少年胸腔间绿色的按钮。

——————————————————————————

少年缓慢的睁开双眼,本应该呈现黑色的瞳孔却发出荧荧的绿光。少年对所见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他的世界由新鲜的事物组成。
少年从落满灰尘的玻璃器皿中走出来,小心翼翼的跨过地板缝里长出的小草,环顾四周之后没有熟悉的身影,便跨出了门。
到处都是野草和野花,掩埋了小路,小鸟的啾啾声环绕着他。

——————————————————————————

摄像画面里少年原本低着的头抬了一下复而又低了下去。
“呃嗯…今天是2017年7月6日,我昨晚把002又修理了一下,今天進行第二次启动…希望这一次可以成功。”说着说着男人开心的笑了一下,把摄像器转过去慢慢的靠近少年。

——————————————————————————

少年赤脚在路上面走着,到处都充满了生机,还有从未见过的植物。少年凑近一朵花上的小蜜蜂,绿色的眼睛里面倒映着粉红色,蝴蝶慢慢的蹁跹在他身旁。

——————————————————————————

“呜阿,不要哈哈哈…”摄像器里面少年趴在男人身上挠他的腰,男人束手无策的颦着眉扭动着身体,突然少年不动了,眼眸里的绿色复而重新被黑色代替。
男人小心翼翼的从少年身下退出来,然后重新把他放进玻璃仪器里。“到底哪里出错了呢…”

一片雪花过后,摄像器里重新出现了男人疲倦的面容,下巴上青色的胡渣暴露于围巾没有覆盖到的空气中。
“呃嗯…这是…我也不知道多少次…大概是第N次了吧哈哈,002已经能够长时间清醒,只要再改进一下就可以了吧。”说完男人的目光越过屏幕低头埋在红色的围巾里笑了笑。

——————————————————————————

少年追逐着前面的小羊欢快的跑着,小羊跑出了森林,停住了步伐,少年快步追上,把白白的小羊抱进怀里。
随着少年起身抬头,视野由鲜活的绿色突然过渡成了灰色。
远处的楼房早已被植物缠绕,不过百步之远,一个仿佛被碳烧过的人形,面容痛苦的保持着奔跑的姿势。四处都是类似的人形,奔跑着定格。
而在人形的中央,立着与少年相同模样的机器人,却比少年要高大四五倍左右,正保持着喷火的姿势。
世界被定格了,少年任由小羊从怀里挣脱跑掉,呆立在原地,左脚边有半截红色的围巾。

——————————————————————————

“如果成功了的话,他将会改变世界。”
易烊千玺对着围着自己的摄像器笑着说。

侵蚀

千源千

“快要,窒息了。”
王源拼命的挣扎着,双手死死的扣住掐在脖子上的手,希望得以缓解。
“千玺…呜…哼…千玺…千玺不要…呃…”
我看着自己身下的人,像小动物一样红肿的眼睛,里面充盈着泪水,有的小泪珠会因为眼眶的无用而弃它而去,顺着涨红的皮肤,流到不停张合的嘴里。
「他在求饶…为什么?为什么要向我求饶?」
车子的灯光透过窗户,快速的略过王源的身体,转而又陷入黑暗。
“千玺…呜…啊…千…醒醒…”
我盯着他丰满的嘴唇,小小的张合着,带着泪水。轻轻的吻上去,原本在脖子上的双手也移到了双颊。身下的人颤抖着。

“千玺,千玺。”甜甜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睁开眼睛,阳光从窗外洒进来。
“嗯…”
“千玺起来吃药啦”声音的主人双手按在床边,挡住了阳光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接过王源手中的白色药片,吃了下去。
“王源儿再给我杯水吧”我苦着嘴巴说
“好的!你等一会哦!”于是就蹦蹦跳跳的从房间外又端来了水。
我接过水一口气喝光问“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了”
“那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啊”
“过会就去了”

安河桥「二」

千视角+凯视角

父亲不同意王俊凯去参军,这是注定的,只是没想到父亲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王俊凯跪在地上,头发散下来挡住了脸,只有在棍子落下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闷哼一声。
这是一场默剧,没有人去为他求情包括我,太太在一旁默默的流着泪不忍心看,父亲还在打着却不说话,所有人都在围观。
到了晚上我给王俊凯上药,疼的他呲牙咧嘴。
“王源跟我说,皇上想让你去参军,圣旨都下来了。”
“…”
“父亲不想让你去,因为你做不成大将军。”
“我可以。”
“做不成大将军,命就不值钱。”
“就算做不成大将军,我也一样可以杀人保命。”
“我们生逢乱世,不是你说可以就可以的!”
“圣旨都下来了,难道我就能不去了吗!”
王俊凯打掉我给他上药的手,披上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父亲在朝为官,自己的嫡子怎么可能不是个将军呢?

几天后,我身着铠甲走在了军队前端。每一步,每一步都充满血腥的味道。
战场上我奋力的撕砍敌方,把武馆学的用上,就能一招制敌。不久我就晋升了。
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完全保住了国土,皇上应允我可才回到府上小住。
我没回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虽然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他的错,可是我们两个确实都受伤了。

不久就又开战了。战争不总是这样,侵略者和守护者,身份随时都能调换。战争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停过。
身处战场中,唯有保命。
我唯有这样,每一天都在想着他,有时候会庆幸,幸好他没来,幸亏他没来,不然就他那点三脚猫功夫,怕也活不下来。

“我要娶妻了,妻子是苏典木。”
我收到他的书信,书信上有点墨晕。我有点恍惚,恍惚了好几日,不知为何如此。

箭射进我身体里的时候,我依然在恍惚。接着一把剑也插进了我的心胸,我看着眼前的人,是敌对了几年的敌方将领。第二把,第三把,第四把。
锋利的剑刃刮破我的肉体,涌出的血液和我身上其他人的血液混在一起,滴在地上。
当剑拔出来的时候我无法支撑的倒了下来。烽火烧的天空是黑的,我好久都没有见过湛蓝色的天空了。
“我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我在心里暗暗的想。
“早知道,就多写一点书信,就不矜持着,就多写点…就在皇上允许的时候回去看你,早知道…如此…”

——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锁在了屋里,我不明所以,想着或许惩罚还没结束,便赌气也不去敲门。
只是越想越生气,易烊千玺怎么也不来找我,也不至于还在生气吧,小气死了!平时就闷闷的,生气还玩冷战。服气,实在服气。

天阴的仿佛要压下来,秋末的风有点冷,树上仅剩的几片叶子摇摇欲坠。三天后我终于恢复了自由身,同时也被告知,易烊千玺,代替我去参了军。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个战场,不知道他听到要代替我参军的消息时是怎样的感觉。我的挣扎没有用。我看着他们已经做好再关我一段时间的时候觉得很可笑。
与他相识的五年,我清楚的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姿态和价值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他肯定也知道我一腔热血的可悲。
雷声隐隐,最后一丝光线被关在了门外。

四个月后父亲如愿以偿的让我走上了仕途,我跪在偌大的朝堂上,看着那只需动动嘴唇就足以让普通人生活掀起大浪的人。端坐在金黄色的龙椅上,睥睨着所有人。

在他出征半年后,从关外传来了捷报。
“皇上,此等喜事,何不让边疆将领们从战土归来与家人同聚一番。”
我第一次在朝堂上发言,反复斟酌之后还是开了口,想见到你,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皇上允了,我很高兴,想着和你见面的情形。你肯定要黑不少,说不定身上也多了几道伤疤。你夜里到家,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我面前,一身铠甲,寒光尽现。
我等了一周,你未归。便想着许是皇上传旨的马儿慢了几日,想着许你在路上见义勇为耽搁了几日。
就又等了一周,你还是未归。
我有点坐不住了,但还是又等了两日。

“小凯,你要去哪。”父亲问
“我要去找千玺,看看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这次父亲没有拦着我,许是他也想知道。

一路加鞭快马到了你在的地方。
你在帐篷外坐着,低头用树枝在地上划着些什么。原来你真的未启程,原来你真的没有想要回来。我有些负气。你好像和他们很要好,不过才半年而已,怎么可以和他们玩笑的那么开心!
我偷偷的看了你好几日,越久越不敢出去见你,害怕一切都不是自己预想的样子。
我还是回去了,把要带给你吃的桂花糕全部都吃了。很难吃,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爱吃。

又断断续续的传来开战和捷报的消息,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听别人说你又晋升了,就是说你还活着,晋升了,就会远离战场些。

“我要娶妻了,妻子是苏典木。”一晃神,墨水顺着笔尖滴到了纸上,晕开了。

“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我穿着喜服,拿着你给我的书信,和耳边听到的并无两样。

“见字如面
恭喜你。许久没见,不知你是否安好。我征战太久,未料想你也已经到了要娶妻的年龄。代问父母安好。
                                                                               易烊千玺”

安河桥

千凯千
古代文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跟公主在院子里玩捉迷藏,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俊俏的公子。
他凑过来跟我说话,我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是父亲在外面的孩子,母亲死了之后父亲才终于把我接回了府里,一个背负着舆论和唾骂的存在。
他是府里的嫡出,接纳着这世间所有难得的事物和爱,我和他尊贵的身份自然是不一样的,我知道。

父亲没有给我改姓,却跟下人说我与屋外面的公子并无分别。我看见了他们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屑,父亲肯定也看见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我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昔日里从未注意的日出日落,如今在我眼里却有截然不同的意义。
排挤和唾骂如约而至,它们围绕着我,在学堂,在武馆,细细碎碎的砸落在身上。
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样一直过下去,随着舆论声越来越大,把我淹没,把我扼杀,我静静的等着最后一颗石块的降落。
直到——

“你们闹够了没有!”王俊凯用略高我一点的个子挡在我前面,愤怒的瞪着所有人。
我看见王源掩没在人群中离去。

他开始一点一点试着靠近我,小心翼翼的,靠近我。
“千玺,这个诗怎么这么难背啊。”
“千玺,这一招好难学阿。”
“千玺…”
昼夜交替,他与我的关系日益亲近。

这夜,王俊凯又偷偷溜来我的房间要求跟我一起睡。
我有些无奈的说“万一被父亲发现…”
“哎呀,没事,他能怎么我,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他匆忙打断我的忧虑说。
“我们去床上说,怪冷的。”说着,便自顾自的脱了锦靴上了床。还拍了拍身边的被褥“快上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心里竟暗生一丝扭捏,但很快我也脱了靴子爬上床。
“什么事?”我故作镇静的说。
“你日后想做什么?”他看着我问。
我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不如…就做个老夫子吧。”
“老夫子???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那不然你说做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垂着眼揉搓着被褥上的丝绸,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小小的阴影。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我对我说“我想去打仗,当大将军!”
他的眼里闪烁着小小的光,有些鼓足勇气后难掩的激动。
“嗯,那很好啊。”
“你也一起吧,我们练武不就是为了保卫我大○的江山国土吗。”
“我想去修仙,一起吧。”
“你有没有意思。”王俊凯白了我一眼,嘴角却是上翘的。

未完待遇。